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率先实现科学技术跨越发展,率先建成国家创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国家高水平科技智库,率先建设国际一流科研机构。

——中国科学院办院方针

首页 > 学者风采

凤凰花开时 他还在海边

2019-12-31 中国科学报 任芳言
【字体:

语音播报

肖宇元生前照片

  每天晚上睡觉前,四川自贡的游君艳都会打开中国科学院深海科学与工程研究所(以下简称深海所)的网站,与丈夫肖力昇聊一聊上面的新闻。丈夫睡着了,她就自己一个人默默地、细细地看。

  除了深海所网站,游君艳还喜欢到中国科学院官网上寻找深海所的消息。

  游君艳是一名英语老师,丈夫在中学教地理,身处蜀地的他们怎会如此牵挂远在海南三亚的深海所?

  这,是一双父母缅怀已故孩子的方式。

  2018年5月,他们的独子肖宇元进入深海所工作。2019年10月17日,这名32岁的教育主管在外游泳时意外溺亡。

  噩耗传来,游君艳和肖力昇连夜赶到三亚。巨大的打击让两人悲痛不已,但他们没有大声哭闹,而是极度克制,还跟肖宇元生前的同事、领导表达了感谢。

  后来在殡仪馆,第二次见肖宇元遗体时,痛彻心扉的游君艳擦干眼泪,对儿子说了句话:“妈妈知道你的心愿,妈妈一定会帮你完成的。”

  儿子的心愿:在没有污染的地方扎根

  肖宇元个子不高,有点胖,理寸头。他留下的照片中,与学生的合影数量最多、笑脸最灿烂。

  笑得极开心时,肖宇元的眼睛就变成两条有弧度的缝,双眼皮褶皱也被埋起来。

  在深海所,肖宇元负责研究生培养、思政教育,常跟学生打交道。在合影里,很难看出这个脑袋圆圆的男人是一群学生的老师——他会在不起眼的位置摆一个搞怪的握拳动作,他身旁的学生还会把手放在他的小肚子上。

  “他更像兄弟、像大哥。”深海所工程部2018级研究生冷静回忆,进所没多久,肖宇元就迅速和学生打成一片。

  肖宇元的朋友圈无拘无束,每条内容下总有一群学生点赞。他未成家、住研究生公寓,常和学生一起游泳、打球、吃火锅,非正式场合学生会叫他“肖总”。

  “肖总”一点架子没有,日常事务签字盖章、学生有问题要问,他总是秒回。

  每周和家里通电话时,肖宇元少不了与母亲聊工作。这使得远在四川老家的游君艳,也知道了深海所发生的大事小情:何时准备答辩、毕业典礼,何时开始招生夏令营、做新生入学教育……隔着听筒,身为教师的游君艳不难理解儿子对教育事业的热爱。

  “他怕我们压力大,经常在群里跟我们开玩笑。”深海所工程部2018级研究生、学生会主席余俊伟告诉《中国科学报》。

  每发一个通知、推出一项制度,肖宇元都会先站在学生的角度考虑。

  为了确定2019年中秋节和教师节的活动方案,肖宇元把学生意见一个个听完。最后决定大家一起动手做月饼、写信谢师恩。

  活动当天,肖宇元发了朋友圈,其中有张照片是一名学生做月饼的背影。“我们优秀的立坤同学正在捏造史上最牛‘抹香鲸月饼’。不愧是搞鲸豚研究的。”

  深海所在读学生有上百名,肖宇元总愿意花时间记住每个人的特点,家乡在哪、研究方向是什么。

  “孩子跟我说,深海所是一个干净的、没有被污染的地方。这里有一批淡泊名利、为科学奋斗的人。‘我要为这些科学家、学生好好服务,我要在这里扎根。’他这样说。”从那时起,游君艳便常常到深海所网站看新闻,关注儿子所在单位发生的一切。

  这个习惯一直持续,甚至影响到肖宇元的“头七”。

  家人的做法:用一个约定让他永远留在这里

  肖宇元遇难的泳池位于深海所附近酒店大堂外的花园,按当地习俗,肖宇元“头七”应在此烧纸祭奠,他的父母却没这样做。

  后来人们才知道,因为每天看深海所网站,游君艳和肖力昇得知那几日正逢深海所举办大型学术会议,有不少国际学者参会并住在同一家酒店,为避免给与会者留下不好的印象,他们选择默默地在心中悼念儿子。

  游君艳和肖力昇刚从四川老家赶来时,深海所为安抚两位老人的情绪,想方设法联系到肖宇元的其他亲属,并让多名职工、学生轮流陪同。游君艳没有冲陪伴者宣泄沉重的悲伤,却不忘对他们表示感谢。“他们都有很重的科研任务,他们是在用宝贵的休息时间陪我们。我们很感动。”

  事发后,深海所成立了应急工作小组,向上级单位和三亚市政府反映情况,市领导、所领导亲自过问,深海所的职工和学生纷纷捐款。肖宇元父母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心里的悲伤到了嘴边,化作一句感慨:这么好的单位、同事,为什么我们的孩子没有福气……

  爱子离世打击之大,让游君艳濒临崩溃。一天夜里,她的精神状态很不好,肖宇元的表舅便带她外出散心。

  游君艳边走边整理着纷乱的思绪。“孩子的死与涉事酒店有关,应该要让他们承担责任。但赔偿的这笔钱,我们把它用在什么地方都觉得心痛,都觉得不应该。”

  游君艳又想到儿子生前告诉她的那些话,他的学生、他的工作、他热爱的深海所……“孩子的钱,要用在孩子身上。”

  冷静下来,游君艳回到房间,跟肖力昇说了捐出部分赔偿款的念头,两人不谋而合。

  第二天,夫妻俩把捐赠的想法告诉了深海所人教处负责人傅萍,傅萍听后,答应他们咨询相关事宜,并马上联系了中国科学院大学教育基金会(以下简称国科大教育基金会)。国科大教育基金会被这种情怀深深感动,为延续肖宇元对学生和教育事业的爱,基金会决定配捐50万元注入本金,合计100万元,以留本方式进行资助。

  离开三亚时,游君艳和肖力昇向深海所主持工作的党委副书记阳宁郑重地重复了这一想法:“我们想把他对这份工作、对学生的爱留在深海所。”

  2019年12月,《“肖宇元基金”评审实施细则》正式出台。这份3页A4纸的细则中,记录了基金的组成和使用方式。

  按规定,这笔基金每年产生的利息将用于奖励和资助,奖励对象包括深海所评选出的“最美导师”(1名)、“优秀学生干部”(1名)和“优秀学生”(2名)。资助对象(2名)则从深海所全体在读研究生中产生。

  “可以看出来,这份细则真的体现出肖老师的想法。”冷静说,“最美导师”就是肖宇元为了促进师生关系和谐而想出的点子。

  为了教育学生,肖宇元生前喜欢给学生讲亲身经历,用自己的故事感染别人。现在,他的双亲又一次给所有人上了一课。

  人间的思念:他没走,他还在

  “我们觉得他没有走,只是去出差了。”肖宇元生前的同事李佳津甚至能想象出肖宇元和大家道别的样子。

  他可能会摆摆手,语气轻快:“再见!你们不要哭,我只是以另一种方式活在这个世界上。”

  如今,以他名字命名的基金会启动在即,肖宇元真的要永远留在深海所了。

  得知其家人做出捐赠决定时,肖宇元的同事、学生都没觉得特别意外。“肖老师本人就不会把钱看得很重,他就是随心而行的那种人。”肖宇元的学生回忆,以往大家出去吃饭,老师自掏腰包的时候总是更多。

  对这些,肖宇元本人其实早有表态。在他的朋友圈,有这样一段文字:

  “对我这样的人来说,是同学们共同照亮了我的世界。谈个人感情,我曾无悔付出过,但很遗憾每次都换得一场空,这也曾让我郁闷好久。然而,唯有我的同学们,我每给出一分爱心、一点关怀,同学们便会回敬我多一分、多一点,大家让我赚得盆满钵满。我付出的,和我得到的,都是无法用钱财来衡量的。”

  被问及未来的打算,游君艳说还没来得及考虑,但若有可能,希望替儿子看一看受到奖励或资助的学生。“这笔钱在这儿,我的孩子就永远在这儿了。”

  更多的对孩子的思念,游君艳放在了心里:

  “大年三十的时候、春节的时候我会想,他可能在深海所,和留下的学生吃团圆饭,一起happy;春天的时候我会想,他可能忙着做招生宣传、准备毕业论文送审和答辩;三亚有凤凰花,夏天凤凰花开的时候我会想,他可能在毕业典礼上,在繁忙的人群中,面带微笑地看着学生,眼里还有一点不舍;到了暑假我会想,他可能和来深海所参加‘走向深海’大学生夏令营的学生在海边忙着照相;中秋、教师节的时候我会想,他可能就在深海所的食堂,跟他的学生一起动手做月饼、谢师恩;再之后,北京的枫叶红了,我会想,他可能从三亚背着月饼去北京,看望那些刚进入国科大的研一学生……”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 2019-12-31 第1版 要闻)

打印 责任编辑:江澄
  • 在“创新的春天”里奔跑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 hg0088信用网